从新闻画说到新闻漫画

漫画的发展,与新闻报刊关系至密。试看十七世纪开始,西方国家的近代报刊相继问世,他们那里的漫画也就随之兴起。但在我国,最先出现近代化中文报刊是十九世纪初的事,不仅时间上晚于西方二百年,而且开头创刊的一大批报刊全是外国人办的。至一八五八年,才有中国人自办的第一家报纸《中外新报》在香港出版。及十九世纪末,我国境内由外国人办的报刊约二百种,占当时全国报刊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其余百分之十几的“国报”,也多半是洋务派或与洋人有特殊关系者所办,规模实力都比较小。这就是说,我国初期差不多一百年的报刊新闻事业,实际控制在帝国主义者的手里。在此百年之间,我国并没有出现近代漫画,倒在这一世纪的最后十几年里出现了一种中国特有的“新闻画”。

新闻画始见于一八八四年创刊的〈点石斋画报〉。它是英国人一八七二年开办于上海的《申报》所属的一份刊物,在中国这是采用石印新技术的画报。这个洋老板从西方搬来了先进的机器设备和新式的各项办报条件,不知为何却不把西方的漫画一块儿搬过来,而偏要聘请以吴友如为首的一帮擅长民间年画的画家,另搞工笔线描形式的这种新闻画。这份刊物内容相当杂,新闻方面,有当时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等重大事件和朝政民情,社会生活,街巷琐纪,以至珍闻异闻之类,而以社会新闻居多。该刊每月三册,逢六出版,相当于十六开本,每册八页,一般为每页一画,画面都精工细绘,场景热闹,力求逼真,以此取得读者叹赏,并形成“点石斋画派”的特色。新闻画也就一时流行。

郑振铎的《近百年中国绘画的发展》充分肯定了吴友如,称他“是一个新闻画家”,“从来没有一个画家像他那样努力于绘写社会的形形色色的”。方汉奇的《中国近代报刊史》说:“在《点石斋画报》的影响下,这一时期出现了一批‘专画新闻’的画家和一批摹仿它的画报。”今天来看,吴友如等在当时那样的历史情况下首创新闻画的确产生了一定影响,无论如何,应承认其积极性。吴友如后来因为与洋老板意见不合而离去,《点》刊遂于一八九八年终止。

二十世纪开始,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蓬勃高涨,民主革命派为了夺取舆论阵地,纷纷办起报来,并相当重视画报的作用。但是“点石斋”模式的过于工细而又缺乏鼓动性和战斗力的新闻画,不适应革命运动的需要。于是热情勇敢的画家,改用粗犷泼辣的画笔,对腐败的统治者贪婪的侵略者发动连讽带刺的揭露和攻击,读者称快,普遍受到欢迎。我国近代漫画就这样诞生。由此可见,近代漫画的萌育、生成和发展,仅有新闻报刊为园地是不够的,还必需有民主政治的气候条件。早于我国的西方近代漫画之兴起,其实不也是同十六至十八世纪的德国宗教改革和英法资产阶级革命分不开的吗?

这时首先出版的第一家漫画石印画报,是一九0五年创刊于广州的《时事画报》。此后《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民立日报》等革命派的报纸,都增出了漫画的画报。据不完全统计,辛亥革命前后,全国画报不下百余种,仍然都是石印,但所画统统改成漫画了。刊期有旬刊、五日刊、双日刊,甚至日刊。我国老一辈漫画家如何剑士、马星驰、张聿光等,都是这些画报的主要作者,一批漫画青年也由此得以锻炼成长。

不过当时还没有“漫画”这个名称,更没有“新闻漫画”之一说。其实这些画报上的画,不仅已经全是漫画了,而且基本上都是新闻漫画。我国新闻漫画的历史是紧接着新闻画时期的结束而开始的。

新闻画和新闻漫画,同是“专画新闻”的,不过一字之差:后者漫,前者不漫。因此就大有不同。新闻画要求必须具象描绘,不能抽象表现。但是一些重大的国内外时事或社会公众舆论,很难通过具象表明;而且秀才不出门,岂能画遍天下事?每个作者的生活知识总是有限,不得已而“想当然”则难免失真,造成笑话和不良后果。

鲁迅在《上海文艺之一瞥》中,有一段是评论吴友如的新闻画的:“对于外国事情,他很不明白,例如画战舰吧,是一只商船,而舱面上摆着野战炮;画决斗则两个穿礼服的军人在客厅里拔长刀相击,以致将花瓶也打落跌碎。”方汉奇在《中国近代报刊史》中也说:“《点石斋画报》的那些新闻画,不仅打仗是画出来的,就是那幅指实为李傅相与法钦差福尼儿及税务司崔德琳等人在天津进行中法和议的新闻画,也是画出来的。作画的人既不曾到现场去采访,又不熟悉他们所画的人和事,因而画出来的并不是现场情况的真实纪录……”

可见按新闻画的画法来“画新闻”确有难处。漫画则不同,因其“漫”,就较能灵活自如,可以不拘于新闻时事表面现象的如实报道,可以扬长避短,发挥其谐谑和评议的艺术特长来“画新闻”,以使嬉笑怒骂皆成妙论。而新闻画既不“漫”,又偏要力求逼真于实况,这如何“真”得过摄影,速度也赶不上人家。因此新闻画虽兴过一时,毕竟不能长久,纵然画面上极尽刻画入微之能事,仍往往吃力未讨得好。以致漫画一亮机,它就失去了读者,摄影一普及,它就更难于继续存在了。

但是,新闻漫画历多次革命运动,内外战争,经解放、建国,能坚持到今天八九十年,几番起落,几度兴衰,也很不易,甚至“文革”十年被从报纸上彻底消灭。不过总的说来,无论创作实践、理论研究、队伍建设等等方面,所获成就还是不小,谁也抹煞不了的。特别是近几年来党政有关领导机关、全国性新闻组织,都一再明确声称:新闻漫画是我国新闻事业中一个“重要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新闻漫画在新闻领域和社会的影响地位与过去相比确实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

然而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若同兄弟部门新闻文字和新闻摄影横向相比,差距还是很大。“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这句口头禅,用在这里也是合适的。但“多方面”不外客观主观两方面。本着“严于责己”传统的谦谦君子之风,我们不妨从自己开始反思,例如:摆一摆我们新闻漫画目前主要存在哪些问题?其中有哪些该由我们自己来解决?我们有没有力量进行自我改革?新闻漫画的命运和前途能不能由我们自己掌握?作为“新闻事业重要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怎样自觉要求在实际工作中得到体现?……

在报纸工作中,新闻文字、新闻摄影、新闻漫画,三者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必须各展其长,既互相竞争,又互相配合,是协同一致办好报纸新闻事业的关键。在当前新闻改革中,新闻漫画首先要努力改变依附和被动的状况,进一步发挥积极自主精神,发挥特长和自己的优势。便能与兄弟部门并驾齐驱,同步前进。

19893月)